打开APP
小贴士
2步打开 媒体云APP
  • 点击右上角“…” 按钮
  • 使用浏览器/Safari打开

读城 | 星光大道有“天堂”

©原创 南宁晚报·南宁宝客户端 陈纸 2020-12-01 00:18

一座城市,总有一处心灵憩息地。在南宁,绿阴如盖的星光大道6号,就是一处心灵憩息地。那是一幢高6层、建筑面积达11735平方米的现代化智能大楼——它,就是南宁市图书馆。

阿根廷作家博尔赫斯在《关于天赐的诗》里这样说道:我心里一直在暗暗设想,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。我能理解,在博尔赫斯心目中,那个“天堂”是什么样子:大师云集、思想纷飞,静态的物质里,以文字为载体,凝固着一个无比丰富的精神世界。而且,我能想象到,当他走进图书馆,翻开一本本书,轻轻抚去蒙在书面上的灰尘,静静地聆听着一位位思想者的低语,进而在他的心灵深处,腾起一股暖流或者风暴,以致通古博今,传承文明,推动社会历史的发展——这是多么美妙的时空组合。

这位最早发现“天堂”的作家,对聚集在四周的人说:“你们全是天堂的儿子,你们身居仙境阆苑。”作家洪亮的声音变成了他此后自己创作的各种文学作品,袅袅飘过百年,在世界各地的图书馆回响。

博尔赫斯构想了一个“天堂”的模样,我们在南宁市星光大道知道了“天堂”的所在。这座“天堂”,伫立在这座城市大道的交叉点上,“天堂”里的路,作为读者,不管你朝哪个方向奔跑,都不会遇到障碍。在这幢6层的、小小的地方,意味着人精神的自我解放和自由飞翔。

不禁对南宁市图书馆有些疑问:为什么不把馆前那一大片空地充分利用起来,出租出去,开座美食城,或者,至少摆些烧烤摊,又或者,设几家茶座,可以创创收?为什么阅览室不叫“读者阅览室”,而叫“市民阅览室”,难道是要让所有的市民都去当读者?为什么阅览室和借还书处不安排两三个以上的人值班?这样,也好聊聊天,不然,不会感到孤独寂寞、枯燥乏味吗?

当走在图书馆10多米的中空挑高大厅,当看到每一层绿萝掩映的围栏,当沐浴着透明穹顶洒下的柔和阳光,当坐在三楼的古色古香、幽静典雅的“静阅阁”,我就想:何必装修得如此优雅,何必布置得如此舒适?而且,为什么还要在大厅内设置读者意见箱?有没有必要对工作要求这么完美?

贺南潮馆长说:图书馆,是一个文化品牌,是一座城市的文化声音。他希望把图书馆建设成为吸引读者、倡导学习、互动交流、获取知识的大课堂,使广大市民在得到专业知识升华的同时,得到艺术情操的陶冶,让读者推动形成名牌效应,实现以品牌服务来丰富学习型城市建设的内容,从而提升南宁“绿城”文化品牌的知名度、美誉度和公信度,为持续深入地开展全民阅读、建设学习型城市提供更优质的服务和更宽广的平台……

以前在农村,每个星期都要到县图书馆去坐几个小时;在北京读书时,我暗暗发誓:一定要把鲁迅文学院图书馆的书读完;在南宁,一直在寻找一个适合读书的图书馆,可以眼观古今中外,耳享一时清静,惟愿与书同声同息。

在南宁市图书馆,当徜徉在那一排排书架中时,当看到阅览室的书架上总能最及时地摆上各种报刊,觉得自己像海洋中的一条觅食的鱼,在对书的寻觅中,常常伴有发现的惊喜。

最后,给大家讲个故事——1988年1月18日,爱荷华最冷的星期一。史班赛公共图书馆一片死寂,没有灯光、没有活动、没有声响。一位图书馆管理员把一只流浪小猫从书箱里取出来,足足有二十分钟了,他还在思考:要不要收留那只小猫?

那只小猫依偎在他的胸口,抬头看着他那小脸上信赖的表情。最后,当有人开口问“它要怎么办”时,那位图书馆管理员说:“哦……也许我可以把它留下来。”

常常行走在南宁市的星光大道,总是远远地,会往图书馆的方向投上或深或浅的一眸,那种感受很安妥、很热望,像看着亲切的朋友,像体会永不背叛的恋人——我这只流浪的小猫呵……


来源 | 南宁晚报·南宁宝客户端  陈纸

编辑 | 孙青莲

审核 | 吴福大


101

一座城市,总有一处心灵憩息地。在南宁,绿阴如盖的星光大道6号,就是一处心灵憩息地。那是一幢高6层、建筑面积达11735平方米的现代化智能大楼——它,就是南宁市图书馆。

阿根廷作家博尔赫斯在《关于天赐的诗》里这样说道:我心里一直在暗暗设想,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。我能理解,在博尔赫斯心目中,那个“天堂”是什么样子:大师云集、思想纷飞,静态的物质里,以文字为载体,凝固着一个无比丰富的精神世界。而且,我能想象到,当他走进图书馆,翻开一本本书,轻轻抚去蒙在书面上的灰尘,静静地聆听着一位位思想者的低语,进而在他的心灵深处,腾起一股暖流或者风暴,以致通古博今,传承文明,推动社会历史的发展——这是多么美妙的时空组合。

这位最早发现“天堂”的作家,对聚集在四周的人说:“你们全是天堂的儿子,你们身居仙境阆苑。”作家洪亮的声音变成了他此后自己创作的各种文学作品,袅袅飘过百年,在世界各地的图书馆回响。

博尔赫斯构想了一个“天堂”的模样,我们在南宁市星光大道知道了“天堂”的所在。这座“天堂”,伫立在这座城市大道的交叉点上,“天堂”里的路,作为读者,不管你朝哪个方向奔跑,都不会遇到障碍。在这幢6层的、小小的地方,意味着人精神的自我解放和自由飞翔。

不禁对南宁市图书馆有些疑问:为什么不把馆前那一大片空地充分利用起来,出租出去,开座美食城,或者,至少摆些烧烤摊,又或者,设几家茶座,可以创创收?为什么阅览室不叫“读者阅览室”,而叫“市民阅览室”,难道是要让所有的市民都去当读者?为什么阅览室和借还书处不安排两三个以上的人值班?这样,也好聊聊天,不然,不会感到孤独寂寞、枯燥乏味吗?

当走在图书馆10多米的中空挑高大厅,当看到每一层绿萝掩映的围栏,当沐浴着透明穹顶洒下的柔和阳光,当坐在三楼的古色古香、幽静典雅的“静阅阁”,我就想:何必装修得如此优雅,何必布置得如此舒适?而且,为什么还要在大厅内设置读者意见箱?有没有必要对工作要求这么完美?

贺南潮馆长说:图书馆,是一个文化品牌,是一座城市的文化声音。他希望把图书馆建设成为吸引读者、倡导学习、互动交流、获取知识的大课堂,使广大市民在得到专业知识升华的同时,得到艺术情操的陶冶,让读者推动形成名牌效应,实现以品牌服务来丰富学习型城市建设的内容,从而提升南宁“绿城”文化品牌的知名度、美誉度和公信度,为持续深入地开展全民阅读、建设学习型城市提供更优质的服务和更宽广的平台……

以前在农村,每个星期都要到县图书馆去坐几个小时;在北京读书时,我暗暗发誓:一定要把鲁迅文学院图书馆的书读完;在南宁,一直在寻找一个适合读书的图书馆,可以眼观古今中外,耳享一时清静,惟愿与书同声同息。

在南宁市图书馆,当徜徉在那一排排书架中时,当看到阅览室的书架上总能最及时地摆上各种报刊,觉得自己像海洋中的一条觅食的鱼,在对书的寻觅中,常常伴有发现的惊喜。

最后,给大家讲个故事——1988年1月18日,爱荷华最冷的星期一。史班赛公共图书馆一片死寂,没有灯光、没有活动、没有声响。一位图书馆管理员把一只流浪小猫从书箱里取出来,足足有二十分钟了,他还在思考:要不要收留那只小猫?

那只小猫依偎在他的胸口,抬头看着他那小脸上信赖的表情。最后,当有人开口问“它要怎么办”时,那位图书馆管理员说:“哦……也许我可以把它留下来。”

常常行走在南宁市的星光大道,总是远远地,会往图书馆的方向投上或深或浅的一眸,那种感受很安妥、很热望,像看着亲切的朋友,像体会永不背叛的恋人——我这只流浪的小猫呵……


来源 | 南宁晚报·南宁宝客户端  陈纸

编辑 | 孙青莲

审核 | 吴福大


相关阅读
template 'mobile_v5/common/wake'
0 条评论
来说两句吧。。。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来说两句吧...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加载中。。。。
表情